<dir id='eeuxx'><del id='eeuxx'><del id='eeuxx'></del><pre id='eeuxx'><pre id='eeuxx'><option id='eeuxx'><address id='eeuxx'></address><bdo id='eeuxx'><tr id='eeuxx'><acronym id='eeuxx'><pre id='eeuxx'></pre></acronym><div id='eeuxx'></div></tr></bdo></option></pre><small id='eeuxx'><address id='eeuxx'><u id='eeuxx'><legend id='eeuxx'><option id='eeuxx'><abbr id='eeuxx'></abbr><li id='eeuxx'><pre id='eeuxx'></pre></li></option></legend><select id='eeuxx'></select></u></address></small></pre></del><sup id='eeuxx'></sup><blockquote id='eeuxx'><dt id='eeuxx'></dt></blockquote><blockquote id='eeuxx'></blockquote></dir><tt id='eeuxx'></tt><u id='eeuxx'><tt id='eeuxx'><form id='eeuxx'></form></tt><td id='eeuxx'><dt id='eeuxx'></dt></td></u>
  1. <code id='eeuxx'><i id='eeuxx'><q id='eeuxx'><legend id='eeuxx'><pre id='eeuxx'><style id='eeuxx'><acronym id='eeuxx'><i id='eeuxx'><form id='eeuxx'><option id='eeuxx'><center id='eeuxx'></center></option></form></i></acronym></style><tt id='eeuxx'></tt></pre></legend></q></i></code><center id='eeuxx'></center>

      <dd id='eeuxx'></dd>

        <style id='eeuxx'></style><sub id='eeuxx'><dfn id='eeuxx'><abbr id='eeuxx'><big id='eeuxx'><bdo id='eeuxx'></bdo></big></abbr></dfn></sub>
        <dir id='eeuxx'></dir>
          <span id='yyabb'></span>
          1.  

            当前拖累我省投资的五大行业分析

            2018年08月13日

            摘要: 针对目前我省固定资产投资持续下滑态势,着重分析哪些行业对我省固定资产投资下滑的拖累最大,并提出有关政策建议。

             今年上半年,全省固定资产投资完成2615.2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19.5%,降幅较1-5月扩大4.5个百分点,比同期全国增速低13.5个百分点。今年我省固定资产投资增速逐月下降,与全国增速的差距不断扩大。针对目前我省固定资产投资持续下滑态势,着重分析哪些行业对我省固定资产投资下滑的拖累最大,并提出有关政策建议。


            一、农业等五大行业对投资下滑的拖累最大

            先汇总上半年全省主要行业固定资产投资的同比增长额,再计算得出各行业对全省固定资产投资增长的贡献率(某行业对固定资产投资增长的贡献率=某行业固定资产投资增长额/固定资产投资增长额×100%)。

             

            分析图2发现,上半年全省固定资产投资下滑主要是五大行业带来的,第一是农林牧渔业,拖累率高达33.4%;第二是水利、环境和公共设施管理业,拖累率16.8%;紧随其后的分别是电力、热力、燃气及水的生产和供应业,制造业,采矿业,这三个行业的拖累率也均超过了10%。以上五大行业合计对全省固定资产投资下滑的拖累率达91.8%。                          表1  五大行业固定资产投资及贡献率

            年份

            项目

            行业

            2017年1-6月

            2018年1-6月

            投资额

            (亿元)

            增速

            (%)

            投资额

            (亿元)

            增速

            (%)

            贡献率

            (%)

            农林牧渔业

            355.4

            3.0

            146.4

            -59.1

            -33.4

            水利、环境和公共设施管理业

            392.9

            2.9

            292.0

            -26.7

            -16.8

            电力、热力、燃气及水的生产和供应业

            421.9

            -18.1

            323.5

            -22.6

            -14.9

            制造业

            564.6

            2.1

            480.2

            -15.4

            -13.8

            采矿业

            281.1

            -16.8

            196.7

            -29.4

            -12.9

            除了以上拖累投资下滑的五大行业外,分析图2还发现,仅有房地产业、教育行业对当前我省固定资产投资增长有带动作用,特别是房地产业的带动作用显著,贡献率达到8.3%。

                                表2  房地产业及教育行业固定资产投资及贡献率

            年份

            项目

            行业

            2017年上半年

            2018年上半年

            投资额

            (亿元)

            增速

            (%)

            投资额

            (亿元)

            增速

            (%)

            贡献率

            (%)

            房地产业

            729.1

            22.0

            784.9

            7.2

            8.3

            教育行业

            37.1

            -5.7

            41.8

            14.6

            0.8

            二、对农业等五大行业的细化分析

            (一)农林牧渔业

            上半年,全省农林牧渔业累计完成投资146.4亿元,同比下降59.1%,与上年同期相比增速回落62.1个百分点,占全省固定资产投资的比重为5.6%,比上年同期下降5.3个百分点。长期以来,我省农业发展面临基础设施薄弱、低产业化、低市场化、低集约化的问题,多数农业经营者的生产规模小、管理手段落后、科技含量低。由于农业领域投资回报周期长、农产品价格波动剧烈,导致投资风险高,而行业进入壁垒低、经营成本难把控、恶性低价竞争,又导致投资收益低,因此农业对投资者的吸引力有限。上述现状如不得到根本改善,农林牧渔业投资缺乏持久增长的动力。

            同时,农林牧渔业投资下降还与我省民间固定资产投资下滑有直接关系。一方面,在我省农林牧渔业投资中,民间投资一直占据重要地位,上半年,全省农林牧渔业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完成123.7亿元,占全省农林牧渔业投资的84.5%。另一方面,今年以来我省民间投资持续下滑,上半年同比下降27.5%,降幅较1-5月扩大4.5个百分点,较1-2月扩大12.0个百分点,形势不容乐观。我省民间投资整体大幅下降,民间投资占比很高的农林牧渔业首当其冲,对全省固定资产投资造成很大拖累。

            (二)水利、环境和公共设施管理业

            上半年,全省水利、环境和公共设施管理业投资完成292.0亿元,同比下降26.7%,其中公共设施管理业213.5亿元,同比下降30.0%,生态保护和环境治理业48.1亿元,同比增长12.7%,水利管理业29.5亿元,同比下降38.7%。可见,这个行业投资下滑主要是受公共设施管理业拖累,也反映出我省对城市公共设施管理投入仍有不足。

            (三)制造业

            上半年,全省制造业固定资产投资完成480.2亿元,同比下降15.4%,占全省固定资产投资的比重18.4%,仅次于房地产业的30.0%,是当前我省固定资产投资第二大行业。因此,制造业投资下滑对全省固定资产投资形成较大拖累,但进一步分析,制造业内部各行业对制造业的拖累率却是参差不齐的。首先是农副食品加工业,对全省制造业投资下滑的拖累率高达37.0%。其次是石油、煤炭及其他燃料加工业,医药制造业,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业,有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食品制造业及通用设备制造业,这些行业对制造业投资下滑的拖累率均超过了10%,合计约85%。

            同农林牧渔业一样,民间投资在我省制造业投资中也占有重要地位,上半年全省制造业投资中民间投资占比77.5%。全省民间投资整体下滑,制造业投资必然受到较大波及。另外值得关注的是,上半年,电气机械和器材制造业投资同比增长179.1%,对我省制造业投资增长的贡献巨大。


            (四)电力、热力、燃气及水的生产和供应业

            我们主要分析火力发电、新能源发电和电力供应三个行业。上半年,全省电力、热力、燃气及水的生产和供应业投资完成323.5亿元,同比下降22.6%,其中新能源发电173.1亿元,同比下降20.8%,火力发电49.9亿元,同比下降45.8%,电力供应14.3亿元,同比下降49.5%,这三个行业投资下滑对电力、热力、燃气及水的生产和供应业的合计拖累率超过了100%。

            电力行业投资下滑主要是由于2017年我省新能源发电快速发展,如风力发电量同比增长21.9%,太阳能发电量同比增长104.4%,供应能力严重富余,同时我省还面临煤电产能过剩问题,因此电力行业投资受到明显制约。

            (五)采矿业

            拖累采矿业投资下滑的主要是煤炭开采和洗选业。上半年,全省采矿业投资完成196.7亿元,同比下降29.4%,其中煤炭开采和洗选业164.9亿元,下降25.3%,煤炭开采和洗选业对全省采矿业投资下滑的拖累率接近70%。以煤炭开采和洗选业为代表的采矿业投资下降,是我省坚定不移推进煤炭去产能、大力发展非煤产业,促进资源型经济转型发展的必然结果。

            三、有关政策建议

            结合我省产业发展实际,就如何促进我省固定资产投资特别是民间投资增长,提出以下建议。

            (一)激发制造业投资活力,切实推进制造业转型升级

            制造业是国民经济的主体,是立国之本、兴国之器、强国之基。下一步,要落实《中国制造2025女人人生就像赌博行动纲要》、《女人人生就像赌博省制造业振兴升级专项行动方案》,重点推动先进装备制造、新一代信息技术、新材料、现代医药产业振兴升级。

            一是加大技术改造力度。要以提升企业生产能力、技术能力为目标,依托重点产业、重点企业、重点产品、重点园区、关键共性技术实施技术改造,着力延伸与完善产业链条,推进产品深加工,改造提升传统产业,培育壮大新兴产业。以制造业优先发展为重点,坚持问题导向,围绕我省制造业领域薄弱环节,实施技术改造专项工程,加快新兴科技与传统产业的有机融合,推动企业广泛采用新技术、新设备、新工艺、新材料促进产品创新和品牌建设。

            二是做好新兴制造业“引进来”和传统优势制造业“走出去”工作。推动新兴制造业“引进来”。围绕主业提升和产业链配套,聚焦制造业薄弱环节,积极开展招商合作,引导我省企业主动与行业领军企业进行合资合作。推动传统优势制造业“走出去”。把握“一带一路”机遇,利用女人人生就像赌博品牌丝路行、境外合作园区、东盟自由贸易区等载体,推动我省产业和品牌产品走出去。抓住京津冀协同发展、环渤海经济圈内陆协作拓展区、中原经济区、沿黄经济带、晋陕豫黄河金三角、晋陕蒙等合作机制,推进省际交界试验区建设。

            三是引导资金聚力制造业,加强对制造业投资的资本支撑。要继续深化“放管服”改革,进一步降低准入门槛,增加市场透明度,提升政府服务企业能力,增加民营企业自主决策权。有效激活民间投资,引导民间投资投向产业链长的、增长前景好的领域,提高企业投资回报率,增强资本吸引力。进一步提升制造业利用外资水平,以今年国家对外资大幅放宽市场准入、全面放开一般制造业为契机,引导外资投向我省先进制造业,夯实制造业基础。

            (二)吸引社会资本投资农业,构建现代特色农业体系

            吸引社会资本投资我省农业,可以从三个方面开展工作:

            一是积极创造吸引社会资本投入的大环境。要加大政府投入,重点在基础设施建设、公共服务体系、社会事业等方面对农村予以倾斜,为社会资本投资营造良好的外围环境。要进一步完善惠农政策扶持体系,拓宽投资现代农业的领域和范围,对符合条件的农业项目、新型农业产业、农产品加工企业,在用地指标或土地流转、财政贴息或金融支持、项目审批等环节给予一定优惠,积极鼓励有条件的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发展各类产业,参与现代农业建设,扩大集体经济,增加农民收入。

            二是搭建资本与农业相联结的平台。要着力构建开放的农业体系,树立开放的农业理念,不断优化农业投资结构,合力营造齐心协力抓投资的浓厚氛围。要继续创优发展环境,积极引进和实施一批示范带动强、发展后劲足的企业和项目,引领带动现代农业加快发展,壮大农业农村经济。要整合优势资源,打造品牌产品,助推招商引资,打造联结社会资本与现代农业发展相联结的有效平台。

            三是营造现代特色农业蓬勃发展的社会氛围。要充分发挥媒体的窗口作用,积极主动地宣传现代农业发展的巨大成就,重点宣传我省独有的农业投资优势、知名农业品牌以及在发展现代农业过程中涌现出来的成功典型和宝贵经验,提升我省现代特色农产品知名度,吸引更多的社会资本投资和支持我省现代特色农业发展。

            (三)深化煤炭、电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推进市政工程PPP模式运用

            一是继续深化煤炭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坚决淘汰落后产能、无效产能,按计划关闭退出灾害严重、资源枯竭、不具备安全生产条件、不符合煤炭产业政策的煤矿,同时稳步推进煤炭先进产能、优质产能建设,全面提高煤炭供给体系质量。

            二是培育拓展用电市场,扩大电力外送和省内电力消纳。扩大外送电范围,建立协商机制,积极与受电省份签订政府间战略合作框架协议。支持受电省份在晋控股或参股外送电源项目,努力增加外送电量。适度推进城乡采暖“煤改电”,推进电动汽车产业发展和推广应用等,扩大省内电力消纳。

            三是继续推进PPP模式在我省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领域的运用。“疏堵结合”推动PPP项目“高标准、规范化”发展。遴选一批有较好盈利预期、适合民间资本投资的优质项目,鼓励民间资本组建联合体投标参与。推介实施一批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领域PPP标志性项目,引导更多民间资本参与我省城市公共设施建设和管理。袁浩

            Top
            来源:信息与预测